首頁

新聞

特朗普“即興決定”抛棄庫爾德盟友,誰來看守上萬ISIS戰俘?

特朗普:敘利亞境內ISIS據點已100%鏟除!

2019年10月7日,敘利亞與土耳其邊境,獲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武裝士兵聚集在阿勒頗以北的敘利亞和土耳其邊境。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记者 | 安晶

记者 | 安晶

当地时间10月7日凌晨3点,敘利亞民主力量指挥官科巴尼(Mazloum Kobane)接到通知,要与美國军方召开紧急电话会议。在会议上,科巴尼才知道美國总统特朗普已经下令美军从敘利亞和土耳其边境撤离。

科巴尼在接受NBC新聞采访时表示:“我们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

沒料到的不止科巴尼一人。

據美軍官員透露,駐紮在敘利亞東北部的美軍士兵在周一淩晨才得到通知,要求立即從崗哨撤離;美國國會兩院的民主黨領袖事先未得到消息;美國的盟友英國、法國、德國也不知情。

在“盟友”美軍撤離邊境後,面對土耳其可能發動的攻擊,庫爾德武裝在抗議美國背信棄義之時也同時警告,看管上萬“伊斯蘭國”(ISIS)的俘虜已不再是該武裝的首要任務。

庫爾德武裝目前看守著1.2萬名被俘ISIS士兵,其中2000人爲外國士兵。

一通電話的意外後果

NBC新聞和《纽约时报》10月7日援引美國官员透露的消息称,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爾多安于周日进行了一次通话,通话的初衷是为了平息埃爾多安在联合国大会期间没能与特朗普单独会谈的不满。

知情官員稱,上月在紐約舉行的聯大期間,埃爾多安一直要求與特朗普就在敘利亞北部設立安全區問題進行一對一會談。然而,特朗普與其他多國領導人進行了單獨會談,卻沒有與埃爾多安會談,這引發了後者的強烈不滿。

8月初,土耳其威脅准備對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武裝發起第三次軍事行動。隨後,美國與土耳其緊急達成協議,計劃在敘利亞設立安全區,以避免土耳其與庫爾德武裝再度交火。

土耳其要求在土敘邊境的敘利亞一側設立一塊縱深32公裏的安全區,由土耳其負責管理,區內不得有庫爾德武裝。而美國所提議設立的安全區縱深僅爲14公裏,其中5公裏爲非軍事區,9公裏不得部署重型武器。

土耳其一直將庫爾德民主聯盟黨及其附屬武裝組織人民保護部隊視爲庫爾德工人黨的分支,誓言將其清除。但在打擊ISIS的戰爭中,以人民保護部隊爲主的敘利亞民主力量是美國最重要的同盟。

隨著敘利亞庫爾德武裝勢力不斷壯大,將其視爲心腹大患的土耳其也與美國矛盾不斷。

從沙特記者卡舒吉遇害案到購買俄羅斯S-400系統,土耳其一直從各領域施壓,試圖讓美國在庫爾德人問題上讓步。庫爾德人主要分布在土耳其、伊朗、敘利亞和伊拉克,其中土耳其人數最多,占該國總人口的18%。

雖然在8月暫停軍事行動,但到9月,埃爾多安抱怨與美國就設立安全區的談判沒有取得進展,警告如果談判未果,土耳其將于9月底自行啓動安全區行動計劃。

在這一背景下,特朗普周日原本只是爲了平複埃爾多安不滿的電話並未按照劇本發展。

美國官員透露,在通話接近結束之時,埃爾多安表明了土耳其在敘邊境采取軍事行動的決心,“甚至連特朗普提出邀請他前往白宮訪問,都不能阻止他(埃爾多安)”。

該官員稱,特朗普最終告訴埃爾多安,如果只是清理出一片安全區,美國可以接受;但如果是引發激烈戰鬥的大規模入侵,美國將無法接受。

通話結束後,特朗普立即要求將駐紮在土敘邊境的50名美軍特種軍士兵撤離;隨後,白宮發言人發表聲明,宣布土耳其將執行對敘利亞北部“計劃已久”的軍事行動,“美軍不支持也不參與該行動”,美軍也“不會在附近區域繼續停留”。

美國防部官員透露,土耳其已經被移出美國領導的敘北部空中軍事行動協調系統;除此之外,土耳其將無法獲得相關地區的美軍情報和監控信息。

白宮官員解釋稱,約有50到100名美軍特種軍士兵將撤離土敘邊境;撤離後,這些士兵將被派往敘利亞其他地區。

白宮的聲明發布後,包括衆議院議長佩洛西在內的衆多國會議員以及法國等美國盟友才首次得知特朗普的決定。

圖片來源:Twitter

對于抛棄庫爾德盟友、放任土耳其行動的“即興決定”,特朗普在Twitter連發四條推文吐露了自己長久以來對于美國身陷敘利亞戰場的不快。他重申美國已經擊敗ISIS實體“國”,指責歐洲盟友拒絕接收ISIS俘虜、想讓美國背鍋。

特朗普認爲,雖然庫爾德人與美軍並肩作戰,“但他們得到了很多錢和裝備,他們已經和土耳其打了幾十年了”。

他對于美國一直陷在“這些荒唐的、無止境的戰爭”表示了強烈不滿,再次強調要兌現選舉承諾、帶美軍士兵回家,把剩下的攤子留給“土耳其、歐洲、敘利亞、伊朗、伊拉克、俄羅斯和庫爾德人”自己解決。

土耳其壓境,誰來看守ISIS戰俘?

特朗普的決定公布後,土耳其國防部于周一晚些時候在Twitter發文,宣布對敘利亞北部可能采取的軍事行動已經准備就緒。

敘利亞民主力量指揮官科巴尼表示,爲了應對土耳其的進攻,此前負責守衛拘押所的士兵正在被調往前線,因此看守ISIS俘虜已經降爲庫爾德武裝的“第二任務”。科巴尼指出,很多士兵的家屬都住在土敘邊境地區,而打擊ISIS的戰鬥已導致1.1萬民主力量士兵喪生。

在對美國抛棄盟友感到“失望”之時,科巴尼稱庫爾德武裝正在考慮其他辦法應對土耳其的進攻,包括與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合作。

對于英國、法國等歐洲國家而言,土耳其攻打庫爾德武裝將帶來的最具威脅性後果就是被俘的ISIS士兵出逃。

在庫爾德武裝看押的1.2萬名ISIS士兵中,有2000來自敘利亞和伊拉克之外的各國。除士兵之外,在敘利亞東北部的霍勒難民營內還有7.4萬名ISIS士兵家屬。

據《衛報》報道,如果負責看守霍勒難民營的庫爾德武裝撤退,駐紮在附近地區的英國陸軍特種部隊和法國特種部隊將承擔難民營的安保工作。但由于兩國特種士兵人數有限,要想防止出現災難性安全問題,還需要向難民營附近增派常規軍。

有美國官員表示,如果土耳其的進攻導致庫爾德武裝看守的ISIS囚犯出逃或者在進攻中犯下戰爭罪,土耳其將承擔相應責任。

法國已經對特朗普的決定發出警告,稱美軍撤出敘東北部將爲ISIS的卷土重來“打開大門”。而事實上在美軍撤離之前,已經有報告顯示ISIS正在等候時機卷土重來。

今年8月,美國務卿蓬佩奧首次承認雖然實體“伊斯蘭國”已經消失,但“ISIS確實在有些地方比三、四年前更強大”。同一月,聯合國和五角大樓相繼發布報告,警告ISIS依然控制著至少3億美元的資金;僅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就有1.4萬到1.8萬名成員,包括近3000名外國人。

針對特朗普的決定,在美國國內,除了民主黨人的反對之外,多名資深共和黨人也發表聲明,反對美軍撤出土敘邊境。

國會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在聲明中稱美軍的撤出只能讓俄羅斯、伊朗和阿薩德政府受益,“增加ISIS和其他恐怖組織重建的風險”。

一直力挺特朗普的資深共和黨議員格雷厄姆則將美軍撤離土敘邊境的決定稱爲“制造災難”,讓美國淪爲一個“不可靠的盟友”。

除了表示反对,格雷厄姆与民主党参议员霍伦(Chris Van Hollen)准备联手提交制裁提案,如果土耳其对库尔德武装发动袭击,将暂停土耳其的北约成员国身份。格雷厄还计划在参议院提交决议,反对美军撤离土叙边境。

另一名共和黨參議員羅姆尼則尋求就特朗普的決定舉行國會聽證,“政府必須向國會解釋,背叛盟友、提高恐怖分子和敵人的影響力,如何不會對我們的國家安全構成災難”。

面對共和黨人的反對,特朗普周一晚些時候再度在Twitter發文,一改口吻、對土耳其發出嚴厲警告,稱如果土耳其“越界”,“我將摧毀並毀滅土耳其經濟(我以前幹過!)”。但他沒有說明“越界”包含哪些行爲。

這並非特朗普第一次在外交政策上做出“即興決定”後,因遭遇強烈反對、被各方說服後做出讓步。

去年12月,特朗普突然宣布計劃將所有駐敘利亞美軍撤回美國。該決定以及計劃從阿富汗全部撤軍導致時任防長馬蒂斯辭職。但隨後,在各方官員和國家安全顧問團隊的勸說下,特朗普最終同意在敘利亞保留1000美軍士兵。

目前已經有美國官員認爲,從特朗普對土耳其的警告可以看出,“連他都意識到這件事處理得不太好”;接下來,特朗普或會做出讓步。

截至目前,土耳其尚未對敘利亞北部發起軍事行動。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