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曆史

原創 連趙構都瞧不上,沒能拯救靖康之恥的八十萬禁軍,後來都去哪了?

冷兵器之前那篇《铁血强宋?看看北宋禁軍的工资条,就知道为何会“好男不当兵”了》文章,曾提到在北宋时期,禁軍是绝对主力。不管是边疆战事还是京师卫戍,最后到地方剿匪处处都离不开禁軍。当年《水浒传》里童贯领着剿方腊在梁山好汉后面“压阵”的就是禁軍。但是,翻看南宋曆史却发现,当年叱咤风云的禁軍竟然不见了。禁軍哪里去了?号称八十万的禁軍可绝对不会烟消云散,只是从主角变成了龙套,我们来一探究竟。

禁軍是北宋的“中央軍”,“謂天子衛兵也”,屬于三衙管轄,即殿前司、侍衛馬軍司、侍衛步軍司。禁軍一開始如前文提到,是趙匡胤仿照後周柴榮建立的,選拔了各部精銳挑選十萬人。這支部隊在五代宋初是最強野戰軍,橫掃南方爲北宋的局部統一立下汗馬功勞。“守京師、備征戍”這是禁軍最主要的兩個職能。不過,當年太祖打天下時候還好說,畢竟禁軍常年在外作戰。但是,隨著天下承平,戰事基本來自西北的西夏所以不停的在邊疆與京師間調動。還有宋太祖設立的“更戍法”要三年一變更駐地,也隨著禁軍人數從十萬增加到幾十萬到仁宗時候的八十萬,供給壓力非常巨大。

更是由于後來,類似梁山好漢、浙江方臘這樣的農民起義增多,廂軍實在太弱連地方治安也無法維護(畢竟像林沖這種武藝高強的廂軍或者靜塞騎兵我們還是不考慮的)。所以,後來的禁軍就長期駐紮在地方。當時的八十萬禁軍,就是指禁軍的總額。這八十萬不是全部聚集在東京汴梁。可以想象,現在一個大中型城市中城市人口也不過百萬,八十萬要是都駐紮在京師那是何等壯觀。當時禁軍基本分散在各地,主要集中于防禦壓力巨大的北方。根據紙面統計,這裏只是紙面統計的原因後面會說到。汴梁只有六萬多人,河北有七萬多,其余各處也有一定數量的禁軍。而招募的兵源也從原來的京師派出,變成了就地招募。雖然,這個省事是省事了,不過問題就跟著來了。

由于常年駐紮在地方,禁軍也就不可避免的要跟地方州府打交道。在宋哲宗紹聖年間,對于禁軍與地方的事情,北宋朝廷明令禁止禁軍與地方有瓜葛。當年蘇東坡在抗洪搶險時候,好說歹說才把禁軍說動來跟著廂軍一起幹活,這就不得不說禁軍當時的確不受地方管轄。既然不受地方管轄,那總要受中央調配吧?在京畿附近地區還好說,距離較遠的禁軍根本鞭長莫及。禁軍在地方變成了一個封閉群體,全然受長官調度。北宋當兵造反由于受制于制度,這個是不大可能了。但是,從禁軍身上得到點好處還是可以的。所以,什麽吃空饷、走私、打雜都是禁軍的事。如《看看北宋禁軍的工資條》說的,禁軍的待遇本來就低,其中還充斥不少來混飯吃的災區百姓。

現在更加得不到保障的禁軍士兵就談不上什麽訓練了。不僅地方,東京汴梁也是如此。基本就是:“多占禁軍,以充力役,其所占募,多是技藝工匠,凡私家修造,磚瓦、泥土之類盡出軍營。”天天忙著手藝活的禁軍,都被長官差役出去掙錢了,哪裏還有時間訓練。在宋代的禁軍,尤其是沒什麽戰事的內地就算是嶽飛、韓世忠這種高手也廢掉了。所以,當金國大軍攻打汴梁的時候,士兵拉不開弓、騎不上馬也就不足爲奇了。當年勤王的百萬軍隊,真的就只是“號稱”。加上徽、欽二宗超強的“治國能力”,還開城叫個神棍去打仗。正如《宋史》中所說:“崇甯、大觀間,增額日廣而乏精銳,故無益于靖康之變。”有“靖康之恥”說實在的一點不冤枉他們父子倆。

到了南宋趙構的時候,由于趙構對禁軍的戰鬥力深惡痛絕,所以他以自己天下兵馬大元帥的元帥府兵以及各地的勤王大軍爲基礎建立了“禦營司”。禦營司取代了禁軍成爲天子衛兵,也就是新中央軍。當時的嶽飛、韓世忠、劉光世、張俊以及四川的吳階分別領其中一軍,並改名爲“行營護軍”。這樣,禁軍退出了宋朝主力的位置。而後,紹興和議後,趙構收回兵權。《宋史》記載:“遇出師取旨,兵皆隸樞密院。”行營護軍又調整成了十個都統司,三衙也領三支部隊,這就是南宋編制上的十三支主力作戰部隊。在後來南宋末年隨著部隊戰鬥力下降,又新編了“新軍”這些都是額外的編制了。其官職有:統制、統領、正將、副將、准備將等。再出征就冠以“禦前駐紮”,在南宋前線江淮秦嶺一線戍守。雖然,看起來跟禁軍“守京師、備征戍”職能一樣,但是換了一撥人。像“嶽家軍”“韓家軍”“吳家軍”的戰鬥力還是相當可觀的。

那此時的禁軍幹嘛去了?此時的禁軍還是相當龐大的。除了在北方被消滅逃亡外,禁軍此時還有二十幾萬人。禁軍中除了極少一部分還有點戰鬥力的被收編進了行營護軍,大部分被安排到了地方。禁軍好歹也是太祖南征北戰的隊伍,能力不行,情懷還是有的,連番號都保留了下來。所以,裁撤有辱名聲不說,到地方上也是一些不安定因素。後來的李自成不就是驿卒變亂民了。

安排到地方的禁軍归地方安抚使管辖,一开始禁軍还能维护治安,剿匪之类的事情。但是,人就是这样。越是能力差就越不受重视,反过来既然不受重视,那就更加“破罐破摔”了。后来的禁軍,基本丧失战斗力,沦为跟当年廂軍一样的角色。只能干点杂活,修修城,铺铺路之类的。当年,文武双全的辛弃疾想选一部分禁軍去剿匪,结果一个人也挑不出来。全都是老弱病残,稍微有点能能力的都不在禁軍干了。连当朝官员李椿也说:“诸州厢、禁軍、诸路将兵,无用之兵也。”战斗力越发低下的禁軍只得退出曆史舞台。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编原廓、作者孤寂寒光,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