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財經

北汽新能源銷量“逆市”增三成,累計167億新能源補貼待收

【編者按】在結束了28年的連續增長後,2019年上半年的中國車市依舊堪憂。

1~8月,中國乘用車市場延續了銷量負增長的情況。隨之而來的是,多家車企利潤下降、庫存增加,一些經銷商出現嚴重的資金問題。此前增勢迅猛的新能源車企,也在面臨補貼大幅退坡的局面,這使得造車新勢力的處境更顯尴尬。

但另一方面,就在部分合資品牌、自主品牌銷量下滑之時,豪華品牌卻逆市上揚,成爲此輪車市寒冬中的一抹亮色。

“车企如何逆周期生存”、“自主品牌怎样突围”,搜狐財經-搜狐汽車将联合推出系列报道,选取财务、销量两大视角,对主流车企半年来的表现进行专业解读。

本文爲“上市車企半年報分析”第3篇,關注企業爲北汽藍谷。

北汽藍谷近期公布8月份産銷快報顯示,截至8月底,子公司北京新能源累計生産新能源汽車19333輛,累計同比減少59.55%;累計實現銷量88373輛,累計同比增加26.03%。

來自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前8個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産銷同比增速爲31.6%、32.0%。其中純電動汽車産銷同比分別增長41.4%和40.8%。

無論從産量還是銷量來看,北汽藍谷的表現不及行業均值。政府補貼再次滑坡後,“新能源汽車第一股”北汽藍谷露出疲態。

據北汽藍谷2019年半年度報告,上半年,北汽藍谷實現實現營收99.19億元,同比增長76.63%,錄得歸母淨利潤0.95億元,同期增長9.7%;但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北汽藍谷淨利出現虧損,合計虧損1.23億元。

在2018年9月完成重組後,北汽藍谷原有業務全部置出,主要業務及資産由子公司北汽新能源構成。北汽藍谷的經營數據,實則凸顯了北汽新能源的問題。

最新的半年报数据,表明北汽藍谷旗下的北汽新能源增收不增利,主营业务并不挣钱。据搜狐財經不完全统计,北汽新能源最近四年半主业亏损已超过12亿元,且北汽新能源存在两依赖:盈利依赖政府,经营仰仗關聯方北京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汽股份)。

在新能源補貼政策下,北汽新能源銷量增長迅速,但也形成167億元新能源汽車補貼應收賬款。上述補貼到款周期在2年左右,對北汽藍谷的現金流造成壓力,其因現金大幅流出而不得不舉債,半年利息支付就達到2億元。

而經營中,北汽藍谷與關聯方利益糾葛不清。北汽股份“代收”北汽新能源的新能源補貼款,由此北汽新能源對北汽股份的應收賬款、票據金額達到135億元的;甚至北汽新能源“賒賬”銷售汽車給關聯方華夏出行,形成13億元的應收賬款,擠占自身資金。

新能源車銷量逆勢增長,盈利依賴政府補助

今年上半年,北汽藍谷實現汽車銷量65159輛,同比增長21.57%,實現營收99.19億元,同比大增76.63%。

汽車賣得多,車企不得見掙得多,這點在北汽藍谷身上表露出來。

今年上半年,北汽藍谷實現歸母淨利潤9524.42萬元,同比僅增長9.70%,而扣除非經常性損益淨利潤爲虧損1.23億元。

換言之,北汽藍谷主營業務仍處于虧損狀態,而幫助其將淨利潤回正的,則是來自非經常性損益項目獲得的收益。

北汽藍谷半年報顯示,其上半年獲得了2.19億元的非經常性損益,其中來自政府的補助就達到2.08億元。

依賴政府補助彌補自身“造血”能力的不足,並不是第一次出現在北汽藍谷財報中。

2018年9月27日,北汽新能源借殼SST前鋒(上市公司更名爲北汽藍谷)完成上市,上市公司原有資産和負債全部置出,主要業務及資産由子公司北汽新能源構成。北汽新能源也憑此成爲A股第一家新能源整車上市企業,財務數據並表入上市公司北汽藍谷,上市公司平台業績全來自旗下北汽新能源。

北汽新能源借殼上市前公告顯示,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前10月,北汽新能源分別實現歸母淨利-1.72億、1.28億和5361.77萬元,其中包括非經常性損益4491.06萬元、2.57億元和3616.53萬元。

這意味,若扣除非經常損益,北汽新能源2015年、2016年歸母淨利皆爲負,主營業務合計虧損3.46億元,僅2017年前10月取得約1700萬元左右淨利。

在北汽新能源獲得的非經常性損益中,政府補助占了多數。以2015年、2016年爲例,北汽新能源獲得的政府補助分別爲5796.28萬元、1.48億元,占當期非經常性損益的77.48%、57.59%。

到了2018年,北汽藍谷扣非淨利潤大幅虧損7.29億元,但在9.18億元的政府補助下,北汽藍谷當年錄得8.85億元的非經常性損益收入,幫助北汽藍谷實現1.56億元歸母淨利潤。

從上述數據可看出,不考慮2017年缺失的2個月數據,北汽新能源在最近的四年半裏,北汽新能源主營業務虧損接近12億元,但政府補助超過13.32億元,兩項相抵,北汽新能源處于微盈狀態。

從最新的半年報,可見北汽新能源的盈利難題。

半年報顯示,北汽藍谷上半年總營收99.19億元,營業成本89.79億元。此外,北汽藍谷當期還有5.83億元的銷售費用支出、3.30億元管理費用支出,1.58億元研發支出以及1.82億元財務費用支出,各項累加,營業總成本達到102.6億元,營業收入已無法覆蓋成本。

政府的新能源汽車補貼款,成爲新能源車企盈利的重要因素。

今年的8月31日,北汽藍谷連發公告,宣布分別獲得政府補貼5億元和2.28億元。根據公告,前者將直接計入北汽藍谷的當期收益,後者則直接用于沖減北汽藍谷當期應收新能源補貼款。

此外今年7月9日和6月27日,北汽新能源分別獲得黃骅市政府撥付的新能源汽車産業扶持資金3000萬元和青島萊西市財政局扶持資金約1.44億元,兩筆款項均直接計入當年收益。

2月,北京新能源還曾公告收到北京市財政局轉撥支付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中央補助資金10.54億元。

至此,據不完全統計,本年度北汽藍谷前後共有近20億元補貼入賬,其中6.7億元被記爲當期收益,剩余部分則用于沖減應收補貼。

新能源補貼占應收賬款七成,賬期長現金流承壓

作爲A股首家新能源整車上市公司,北汽藍谷披露的應收賬款情況,讓外界一窺新能源補貼對車企的影響。截至今年6月末,北汽藍谷應收賬款229.45億元,同比增長了33.01%,占其總資産的44.12%。北汽藍谷稱,應收賬款增長主要源于,應收新能源補貼款增加所致。

在按信用風險特征組合計提壞賬准備的應收賬款科目中,北汽藍谷披露其應收賬款總額231.87億元,其中有166.91億元的新能源汽車補貼款,占其總應收賬款的72.98%。剩下65.96億元的未回籠資金,則主要包括整車、材料銷售貨款及其他。

對于近170億元的新能源補貼款,北汽藍谷未計提任何壞賬准備,顯示其對能夠如期收到上述款項有充足信心。

何時能夠收回,北汽藍谷在財報中並未披露,也未詳細披露新能源補貼款的賬齡情況。但對于約230億元的應收賬款,北汽藍谷披露其中151.13億元賬期在一年以內。

而從北汽藍谷近期公告收到的新能源補貼公告,可以看出這類應收賬款賬期問題。今年2月22日,北汽藍谷公告收到的10.54億元新能源補貼,是北京市財政局轉撥支付的國家2016年、2017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中央補助資金。

5月份北汽藍谷公告收到的11.3億元新能源補貼,則是北京市財政局預撥2017和2018年度中央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同一份公告中,北汽藍谷還稱收到了一筆新能源汽車2016年度中央清算補助資金2493萬元。

由此可見,政府新能源補貼賬期在一至三年不等。這一情況不只北汽藍谷獨有。爲防範騙補,政府部門對新能源汽車補貼下發有嚴格規定,涉及發改委、財委等政府部門,審批環節多、流程長,從而延長新能源汽車補貼回款周期。

如今年3月,工信部公示了總額高達126億元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資金清算審核初審車輛信息,而補貼的車輛是2015及以前和2016年度,距今已經三四年。

新能源汽車補貼回款周期長,對車企的資金造成壓力。在收到新能源補貼資金的公告中,北汽藍谷均表示,收到的補貼款項將直接沖減子公司的應收新能源補貼款,不影響當期損益,將對子公司現金流和降低資金占用産生積極影響。

同樣是在新能源汽車銷量上領先的比亞迪,也面臨應收賬款高企問題。據2019年半年報,包含新能源補貼在內,比亞迪期末應收賬款爲511.14億元,位列上市車企首位,占流動資産的比例44.75%。在2015年,比亞迪應收賬款只有215億元。

新能源客車銷量較多的中通客車,在2019年半年報中披露,其應收賬款總金額63.36億元,其中應收新能源客車國家補貼款就達到40.06億元,占應收賬款的63.23%。

今年的5月22日,中通客車曾公告,收到聊城市財政局轉支付的國家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貼資金6.83億元。“本次收到的款項將直接沖減應收賬款,對公司現金流産生積極的影響。”中通客車稱。

對應收新能源客車國家補貼款,中通客車已經計提1.46億元的壞賬准備。今年上半年,中通客車實現營收32.92億元,歸母淨利僅3293.06萬元,賬上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4.59億元。

關聯交易額占總營收四成,北汽股份“代收”新能源補貼

但北汽新能源高達170億元的新能源補貼究竟是尚未回款,還是在關聯方手中,存在疑問。

在2018年5月北汽新能源借殼SST前鋒的重組預案修訂稿中,北汽新能源稱,其自行生産的新平台車型以及與北汽股份合作生産的車型,最終均通過北汽新能源銷售體系對外銷售。

但在申請新能源補貼上,北汽新能源在公告中明確表示,其以北汽股份爲主體申報新能源汽車補貼。

上述公告截圖

對于補貼款結算流程,北汽新能源稱,其與北汽股份簽訂協議,由北汽新能源向北汽股份銷售動力模塊、三電及相關零部件。北汽股份按其整車出廠價扣除政府補貼後的價格(包括中央及地方補貼)銷售給北汽新能源營銷公司,北汽新能源的營銷公司按照整車市場指導價最終銷售給經銷商和客戶。

而北汽新能源的營銷公司向經銷商和客戶銷售整車後,向北汽股份支付整車采購款;同時,北汽股份作爲合作車型的生産企業,向政府申請新能源汽車補助資金。對于動力模塊、三電及相關零部件價款內包含的政府補貼(包括中央及地方補貼),由北汽股份收到補貼款以後,再向北汽新能源支付。

北汽新能源強調,北汽股份收到銷售整車的補貼款後,即向北汽新能源支付相關補貼款,並于三個月內支付完畢,未出現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的情形。

但在上述公告中,北汽新能源也稱,2017年開始,由于國家進一步調整完善了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北汽股份收到新能源汽車補貼款的時間延長至24個月以上,故北汽新能源給予北汽股份的賒銷賬期相應延長。

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北汽藍谷對北汽股份的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總額較期初增加37.50億元,達134.85億元,占全部應收賬款的58.16%。該數據在截至2017年10月底爲64.95億元,兩年時間不到增加了一倍。

上百億新能源補貼被形成了關聯方應收賬款,對北汽藍谷的資金造成壓力。2019年上半年,北汽藍谷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淨流出39.57億元,投資活動産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爲淨流出35.52億元。

在現金大幅流出下,北汽藍谷只能通過籌資增加現金。今年上半年,北汽藍谷籌資活動淨流入71.22億元,其中通過借款獲得現金83.35億元。

大量借款增加了北汽藍谷的財務費用,今年上半年,北汽藍谷財務費用中的利息支出達到2.07億元,上年同期,該數字僅655.18萬元。

半年報還顯示,截至6月末,北汽藍谷短期借款80.55億元,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8.75億元,而手握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有44.37億元。

北汽新能源與北汽股份之間新能源補貼款的結算安排,源于雙方生産經營機制設計,而這樣的經營機制,讓北汽新能源同北汽集團及關聯方之間産生了大量的關聯交易。

2019年上半年,北汽藍谷向北汽股份出售商品40.05億元,占到其上半年總營收的40.38%。同期,北汽藍谷合計從北汽股份采購商品約45.32億元,半年時間,北汽藍谷和關聯方之間發生的關聯交易金額合計85.37億元。

這只是北汽藍谷預計的關聯交易中的一部分。在年初,北汽藍谷就曾公告,預計2019年全年與關聯方發生日常關聯交易金額不超過509.58億元。其中向關聯方銷售商品、提供勞務金額預計136.23億元,向關聯方采購原材料、接受勞務金額預計288.34億元。

而2018年,北汽藍谷曾和關聯方发生的各类关联交易金额为168.38亿元,其中向關聯方销售商品、提供劳务金额70.51亿元,向關聯方采购原材料、接受劳务金额56.53亿元。向關聯方销售商品、 提供劳务金额,也占到北汽藍谷2018年营收的42.9%。

在這些關聯交易中,北汽藍谷與關聯方的利益糾葛不清。北汽藍谷還需要“犧牲自己”支援關聯方的業務發展。

2018年,北汽集團名下的海納川汽車部件和華夏出行現身北汽藍谷關聯交易名單之列。

公告顯示,2018年,海納川汽車部件向北汽藍谷采購商品總額約1.47億元。將時間線拉長至2016年,資料顯示,2016年和2017年前10月,海納川汽車部件還分別從北汽新能源處購買11.44億和6.09億元的三電零部件。

今年上半年,海納川汽車部件采購數額降至95.87萬元,但其此前賬款仍未結清,應付賬款還余4.23億元。

另一邊,2018年,北汽集團的共享出行子公司華夏出行全年共向北汽藍谷采購商品13.95億元,占總關聯交易占比19.85%。

但同期,華夏出行應付北汽藍谷的票據及賬款總額增加也約13億元,與華夏出行當期所購商品額規模相近。也就是說,華夏出行旗下平台的運營車輛,均有可能是向北汽藍谷賒用。

半年過去,2019年中報顯示,華夏出行對北汽藍谷的應付票據及賬款總額增加到20.94億元,較期初余額僅減少0.36億元,北汽藍谷則對此計提0.88億元壞賬准備。

補貼退坡,新能源車銷量仍增長

從業績表現上來看,近幾年來,北汽新能源的銷售業績與政府補貼政策的變化趨勢同步。

2017年前後,北汽新能源上線了兩款EC系列車型,EC180和EC200。憑借最低4.98萬元的補貼後售價,北汽新能源將EC系列定義爲“國民電動車”。實際銷售情況沒讓北汽新能源失望,當年EC系列售出7.8萬台,登頂新能源汽車銷量榜。

一年後,最低續航僅有156公裏的EC系列迎來挑戰。2018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針對續航裏程方面,取消了對低于150公裏續航車型的補貼,而續航在150-300公裏之間的車型補貼額度相比2017年的補貼標准也下跌22.7%-58.3%。

EC系列銷量應聲而落,補貼政策正式實施的6月份,5月還高居單月銷量冠軍的EC系列跌出榜單前十,單月總銷量僅有3台。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面對EC系列兩款舊有車型的困境,北汽新能源推出了兩款EC系列升級版,分別爲EC220和EC3。在保持EC系列一貫低售價的同時,兩款車型的最低續航裏程有所提升,分別約爲200公裏和300公裏,搭上了補貼變動裏程範圍的末班車。

對策産生效果,沈默數月的EC系列重新回歸銷量榜首。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全年,EC系列合計售出9.06萬台,約爲第二名奇瑞eQ電動車的兩倍。

北汽EC系列車型

高光一闪而过, 2018年底北汽新能源EC系列隐约表现出的疲态爆发。2018年12月,EC系列销量开始滑坡,单月售出8407辆,同比减少36.2%。2019年开年后,EC系列车型直接跌出前十榜单,北汽新能源旗下的其他三大系列车型仅有EU一个系列上榜。

北汽藍谷公布的1月份産銷快報顯示,當月,子公司北京新能源銷量減少了43.66%,爲4512輛;同期産量142輛,同比減少了98.17%。2月,北京新能源的産銷情況依舊走低,産銷分別累計減少95.36%和40.37%。

對此,北汽藍谷解釋稱,一是公告中産量未包括與北汽股份聯合開發的由北汽股份生産、北汽新能源統一銷售的共平台車型,統計口徑發生了變化,二是生産向中高端産品傾斜帶來的短期影響。

从产品定位来看,相较于 EC系列,補貼后售价10万元左右的EU系列拥有更高的续航里程以及相对更好的驾驶体验。

北汽藍谷在半年度報告中稱,上半年,公司先後推出EX5、EX3上市,基于車載智能系統——“達爾文系統”打造的EU5、EX5、EX3等車型銷量已占到公司總銷量的90%。其中,EU5單品銷量排名純電動乘用車A級細分市場銷量第一。

北汽EU系列車型

不過,補貼政策的變化沒給北汽新能源留下喘息空間,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車補貼繼續走低,低于250公裏續航的車型不再享受補貼;此前250公裏至300公裏,300公裏至400公裏兩檔合並爲一檔,補貼1.8萬元,退坡幅度分別爲47%和60%;至于400公裏以上的檔位。補貼亦腰斬,降至2.5萬元。

北汽新能源當期在售車型無一幸免。

按上半年北汽藍谷披露的營收和成本計算,補貼再次退坡之前,其毛利率僅爲9.4%,較上年下跌4.7個百分點,處于行業低值。這也意味著,北汽新能源通過讓利進行促銷的空間愈加逼仄。

乘用車市場聯席會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8月,北汽新能源EU系列累計銷售6.8萬輛,位居單款銷量榜首。同期,2017及2018年度新能源汽車銷量王——北汽新能源EC系列跌出銷量前十。

同期,比亞迪推出的EV、e5和唐DM系列逆勢而上,分別位居累銷榜單第2、第3和第4位。三者累計銷量逾11.1萬輛,超北汽新能源同期全部車型銷量。這也表示,北汽新能源連續6年摘得的銷量桂冠已經易主。

今年7月,海南博鳌召開的世界新能源汽車大會上,北汽集團董事長徐和誼公開表示,“去年北汽新能源産銷16萬,今年預計北汽新能源純電完成22萬。現在看來時間過半,完成任務和目標沒有變。”

若按北汽新能源最新公布的産銷數據計算,截至8月底,北汽新能源共完成全年銷售目標的40%。這意味著接下來四個月內,北汽新能源月均銷售需完成約3.3萬輛。(文/黃海)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台,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網站地圖

用戶反饋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